28

作品:《高岭之花(高干 1V1)

    天亮后治疗室的护士把林隽叫了进去,林隽前脚进到治疗室,洛明书后脚就拎着包赶了过来。
    隔着玻璃门看到外甥女坐在床上,脸上似乎看着很憔悴,她顾不上跟等候区的林恩国说话,直接就进到了治疗室中。
    “如溪!”洛明书坐到床上,伸手去抱外甥女,“好端端的怎么来医院了?”
    “洛阿姨。”林隽站起来给洛明书腾位置。
    洛明书点点头,捧着夏如溪的脸不停地看,“如溪,怎么了?到底哪儿不舒服?”
    “姨妈。我没事了。”夏如溪白着一张脸抬起头,旗袍被护士扯开方便做检查,这样坐起来,让站着的林隽看到刚才没有看到的景象。
    女人的雪乳,被一个浅紫色的内衣遮挡着乳尖。
    高挑纤薄的身材,居然有一对这么大的胸,两团挤在一起,笔直的一条线。
    林隽尴尬的移开视线,看着隔壁床被医生护士重点关照的病患。
    夏如溪对于走光浑然不觉,姨妈说的话,她也好像没听到一样,脑子想的全是昨晚发生的一切。
    她穿着旗袍去到金融酒店,按照安同欣的房号找过去,敲门时候,开门的是徐行长。
    那时候她就知道不对劲,尤其是徐行长脸上那个猎物到手的笑容,让她瞬间就明白了。
    安同欣和徐行长是一伙的。
    “如溪?如溪?”
    姨妈的呼唤让夏如溪回过神,她抬头看着姨妈,“大姨。”
    “怎么了?”洛明书下意识的去摸外甥女的额头,她以为夏如溪受到惊吓把脑子吓坏了。“没事吧。昨晚到底怎么了?”
    “我……”想到昨晚从楼上下来在酒店大堂见到安同欣时的情形,夏如溪嘴巴张着说不出一句话,手抓着盖在身上的被子,缓了好久,她才继续说,“去金融酒店见一个人,酒店里有一些不愉快,出来时急了些。”
    在场的人都听得出来夏如溪在说谎,林隽一低头正好对上她的眼神,两个人视线交汇后立刻错开,他放下一瓶矿泉水,转身说,“你们慢慢聊,我出去看看我父亲。”
    目送着林隽出去,夏如溪松了口气,她靠着姨妈,小声说,“昨天我见的人是徐行长,”抓着手机在洛明书眼前晃了一下,“他和我说的话我都录下来了。”
    洛明书拍拍她的肩,低头安慰她,“好了先别想了,你好好休息,我出去谢谢林家。然后咱们两个就回去,有事回家说。”
    等候区里,牟瑶呆呆的坐在椅子上,妈妈已经没事了,但是医生说心脏的问题很严重,需要尽快手术,现在哥哥已经去办手续了。自己想去帮忙,被哥哥拦了回来,说妈妈病好之前不许自己回家,更不准来医院。
    她叹了口气,抬手一擦眼泪,拿着包就要往外走,偏偏郑恒来了。
    从医院西面的街上买了包子和粥的林隽低头进了急诊,林恩国陪着折腾了一夜,这会早就饿了,接过儿子递来的包子和豆浆,他指了指治疗区,“里面的饭给买了吗?”
    林隽翻了个白眼,“爸——”傻子都能听出来老爸这是在调侃自己。
    “我看你也吃不了这么多!”林恩国从袋子里又拿了一个包子。
    以前还觉得爸爸能靠谱点,怎么八卦起来跟老妈有一拼啊。“吃不了慢慢吃。”
    “这么好的机会你真的不把握住?”
    林隽觉得自己不能再翻白眼了,再翻眼睛就翻进天灵盖里翻不出来了。
    爷俩简单吃了点,林恩国看了一下时间,咽下最后一口包子说要回家。林隽一口吞下大半个包子,拎着剩下的一袋包子和一杯豆浆一碗粥拿到牟瑶跟前,“吃点吧。”
    来医院陪着牟瑶的郑恒接过吃的,“要走了?”
    回头往爸爸那个方向扬了扬下巴,“熬了一宿回家睡觉。”看到被郑恒搂着的牟瑶,林隽叹了口气,跟郑恒挥了挥手,“先走了。”
    “嗯,路上注意啊。”看着林隽走远,郑恒用塑料勺把粥喂到牟瑶嘴边,“喝口吧。”
    牟瑶淡淡看了一眼打包盒里的南瓜粥,这是自己最不喜欢喝的,可是看到郑恒的眼神,她张口勉为其难喝了一点。
    “你回去吧。”
    “瑶瑶,”见她对粥兴致缺缺,郑恒不再逼她,扣上盖子把粥放在一边,“阿姨会没事的,你别折腾自己。”
    “郑恒……”牟瑶嘴唇动了一下,声音低到郑恒根本听不清楚她说了什么。
    伴着晨光,多年之后牟瑶再次认真的打量郑恒这张脸。
    她盯着自己看的眼神让郑恒很不自在,郑恒以为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手在下巴和腮上来回摸了两遍,什么都没摸到。
    “怎么了瑶瑶?”
    一夜没睡的牟瑶十分憔悴,可是这样的她在郑恒眼里居然十分好看。
    牟瑶抓着自己的包,不再看郑恒,心里下定了决心,“我们复合吧。”
    “好。”
    扶着外甥女出了门诊楼,洛明书想了想,让过来接人的秘书直接去地下停车场把车开出来。
    昨天的事让洛明书非常小心,两个人在来来往往的急诊楼外等车。
    就在一辆奥迪A8停在她们两个人跟前,洛明书开了车门让夏如溪上车的时候,从露天停车场那边开过来林家的库里南。
    夏如溪记得那辆车,昨天她从酒店跑出来,没过马路就看到林隽从车上下来开了后面的车门。
    回头看一眼追她的人,安同欣被取行李的游客挡住,自己快速过了马路,趁着林隽和代驾开后备箱门的时候,自己快速开车门上了林家的车。
    夏如溪上车的动作慢了一点,她有些犹豫,自己要不要过去跟林隽说声谢谢。
    他们,毕竟帮了自己。
    “怎么了如溪?”洛明书不明所以的看着夏如溪,“出什么事了?”
    “小隽!”身后传来林恩国喝止儿子的声音,洛明书就看到一个男人在眼前闪了一下,耳边飘来一句,“夏小姐我们聊聊。”
    等洛明书回过神,夏如溪已经被林隽带去了别的地方。
    “林董!”看到林恩国往开过来的那辆库里南走去,洛明书快步上前拦住他,“令郎是什么意思?”
    昨天夏如溪经历了什么,他猜了个七七八八,对于洛明书的反应,林恩国非常理解。“明总别生气,小隽不会欺负夏小姐的。”
    “这样把人带走,还不是欺负吗?”
    没休息好的林恩国立刻有些恼怒儿子,但是纵横商场这么多年,该装的样子还是该装的,不过今天他不太想装。“明总,昨天陈组长问我关于令爱的事。”
    洛明书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