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晕过去了

作品:《高岭之花(高干 1V1)

    在远处的林恩国和陈江远默默看着林隽,刚才林隽的只言片语顺着风刮进了陈江远的耳朵里,他扭头无语的看着老友,“你们这种人家平常就这么教育孩子啊,省市领导的私人电话随便打……”
    林恩国没放在心上,“没,他没那个胆子,我都没干过的事他哪儿来的胆儿。”
    陈江远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想了想觉得还是自己出面吧,督导组组长的身份还是能唬住那个所谓的“胡秘书”的。
    “老陈,这事你不方便出面。”看老同学要往前去,林恩国开口摁住他,“你如果开了口,对方如果有人拿着设备把你录下来,你怎么跟上面解释?”
    “我家孩子的事还是我自己解决。”说着林恩国拍拍陈江远的肩膀,“行了,回去吧。他们闹不起来。”
    招待所门口离马路边并不远,林恩国从树下的阴影里走出来,往前走了没几步就隐约听到那群人的说话声。
    “林先生,请您配合我们的工作,我们也不想伤了和气。”
    “林公子,事情跟您家没关系,您就别惹麻烦了。”
    “林先生,请。”
    林隽站在车门前不为所动,而车里的代驾一直想开口,可是找不到机会,他更知道这会不能开口说话。
    “胡秘书,我再跟你说一遍,这辆车里,没有你们要找的人。如果你们还不走,那么我就要找徐行长和几位市领导来好好说说了。”
    “林隽!”林恩国出言叫住了儿子。
    围住车的人听到有别人来了,齐齐看过去,领头的胡秘书看到是林恩国,身上冷汗滚滚,“林董事长。”
    林恩国并没有搭理胡秘书,而是伸胳膊把躲在一群人后面的安同欣揪了过来。
    松开安同欣的衣领,林恩国十分嫌弃的在胡秘书的黑西装上擦了擦手,“说说看,叔叔车里有什么人。”
    “林董……”以为躲过了林隽,没想到居然把自己拽了出来,面对自己爸爸见了都要放低姿态的人,安同欣一时有些腿软,“都是误会,林叔叔,都是误会。”
    因为儿子挡着后排座位的车门,林恩国直接开了副驾驶的车门,看都不看安同欣胡秘书,“既然是误会,那就都散了吧。”
    林隽盯着这群人,话冲着胡秘书说,“怎么说督导组就在这第一招待所住呢,我们不怕,你们总得掂量掂量吧。”
    不提醒还好,被人这么一说,胡秘书立刻后怕起来。他回头跟安同欣低声说了两句,安同欣不甘心的瞪着车门,挥了挥手让跟过来的人跟他走。
    直到刚才那群围车的人走远,林隽转身开了车门。门一开车里亮了,林隽抓着门把手愣住了。
    夏如溪穿着紫底白花的旗袍,头发披散在肩上,一双腿白生生的,背靠着另一侧车门,眼中惊魂未定。
    “夏小姐!”林隽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夏如溪抬起头,先跟林恩国打招呼,“林叔叔,”扭头看向林隽,“林公子。”
    “行了,快上车吧。”
    对于夏如溪的突然出现,林恩国并没有觉得怎么样。看到安同欣也混在这群人里的时候他就猜着车里可能真的有人,他只是好奇儿子……
    两眼通过后视镜往后儿子身上看,就看到儿子扭头看着车窗外面,手搭在腿上。
    人看着是老老实实的,就是怎么说呢,有点拘束。
    不对,也不能说是拘束,而是……嗯……就是……
    林恩国想起来了,是假装。
    “谢谢林叔叔,等一下前面路口放我下来,我打车回去就好。”
    在副驾驶的林恩国刚要开口,林隽先说话了,“这么晚了打车不好打,要不然先送你回去吧。”
    “是啊,把你送回去,我们也安心。”林恩国看了一眼手机,闭上眼睛说,“不然出了事,我们也不好跟你外公交代。”
    夏如溪嘴巴张了张,觉得他们说的有点道理,就没有再反对。
    跟代驾说个地址,夏如溪身体向后一靠,头靠着头枕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清晨的城市是安静的,代驾开着车在清净的马路上疾驰,他偷偷看一眼旁边的人,是昶林电子的大老板,那剩下那俩,还有刚才在招待所送下的那个人,估计也是个人物。
    不过说起来,后面那个女孩,是什么时候上的车?没看见有人过来啊!
    代驾疑惑的把今晚的事理顺了一遍,从车停在招待所门前就开始想,一直到刚才,他都没想出来。
    再过一个十字路口就是刚才那位小姐说的地方,远远看见了红绿灯,司机估算了一下,松了松脚底下的油门。
    再往前就是调头口,在后面的人突然开口,“夏小姐?夏小姐?师傅,去人民医院!”
    浅眠的林恩国听到儿子的声音,他猛地惊醒回头看去,就看到林隽紧抱着夏如溪,上车时还有精神的夏如溪这会手捂着胸口,整个人软软的倒在儿子怀里。
    汽车调头往市中心的叁甲医院驶去,不过是从后视镜看一眼,司机就知道夏如溪的情况不好,需要赶快去急诊。
    闯了两个红灯后,车直接开到了医院急诊楼外。
    林隽顾不上自己老爸,他快速下车绕过来开了车门,抱起夏如溪就跑了进去。
    儿子一眨眼就跑没了影,林恩国叹了口气,跟代驾说,“麻烦你把车开到停车场。”然后把手机伸到代驾跟前,“输一下号码,我会让秘书跟你联系。”
    代驾诚惶诚恐的答应了,停好车后把林恩国送到急诊,把人交到林隽手上他才离开。
    在等候区的林隽疲累的坐在椅子上,抬头看见老爹来了,他挪了挪屁股,“爸。”
    “医生怎么说?”
    林隽揉了揉太阳穴,“没说什么,还在治疗。”
    林恩国觉得这一晚事情多的好像打仗一样,他侧了一下身子靠着自己儿子,“等会走的时候你再叫个代驾,顺便跟秘书说说,让他把代驾带闯红灯的事处理了。”
    “嗯。”
    “你妈那儿?”
    “我去说。”
    “嗯,那我睡会。”
    只是眼睛还没闭上,外面一阵刺耳的120鸣笛声,接着抢救人员推着病患从外面跑进来。
    跟着一起进来的一男二女被挡在了抢救室外,女人无力的跌坐在地上,脸上泪流满面。
    夜班急诊来病号是常事,林恩国闭上眼睛继续打瞌睡,林隽却来精神了。
    那个在地上的女人,好像是瑶瑶。
    本来安静的等候区因为刚才来的一男二女热闹起来,就听到那男的说,“牟瑶。我告诉你,今晚上咱妈没事还好,要是你把妈气出个好歹,我和你没完!”
    瑶瑶的嫂子拦着自己老公,低头去拉坐在地上的瑶瑶,“好了好了,瑶瑶别在地上坐着。地上凉。”
    林隽摸出手机给郑恒发消息,“你家瑶瑶好像闯祸了。”
    消息发出去,玻璃门那边传来哭声,“哥,我不是故意的,哥,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惹妈生气了,我再也不敢了。”
    就看到牟瑶摸了一把眼泪,伸手去抓自己哥哥,“哥,咱妈会没事的对不对?妈会好的对不对?”
    林隽回忆了一下,他好像记得牟瑶哥哥的名字,貌似是叫牟煜来着。
    再看一眼手机,郑恒没回自己。
    也是,这都快五点了,是个人这个时间都在睡觉,怎么可能回自己的消息。
    牟煜推掉自己妹妹的手,原本在外面谈客户的他接到妻子的电话就往家赶,到家的时候正好看到医生把母亲抬上急救车。
    在车上妻子告诉他是母亲催牟瑶谈恋爱找对象,结果被牟瑶说的话气的心脏病发作。
    “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你早干嘛去了!牟瑶,你结婚还是单身,你愿不愿意生孩子,除了咱妈没人放在心上。妈说你两句你怎么了,你不高兴你跟我说,我去劝劝妈。你倒好,说一句你怼一句,说十句你怼一百句。你不让别人从你嘴皮子底下占便宜,咱妈呢。你跟咱妈纠结这些有意思吗?”
    林恩国抬了下眼皮,手在林隽肩膀上拍了拍,叹了口气继续闭目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