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灵感:病娇校草的强制爱(9)女强春药pla

作品:《色欲游戏舱(全息快穿NPH)

    冬日的夜晚来临得早,天像是被黑黝黝的水泼满,熹微月光透过陈旧的窗户散乱到你用了许多年的床上。家里的灯功率很小,以至于在最需要照亮的冬日显得作用不大,屋子里有点昏暗,你讨厌极了。
    但正是这微亮的光,营造出只有月色光顾的暧昧感,空气里翻滚的灰尘像是被酒精浸泡了遍,在你眼里翻滚着。而床上躺着的少年,面色红润,喘着粗气,身体随着呼吸大力起伏。
    你吞了一口水,目不转睛看着张子肖。
    太迷人了。
    你徐徐走上前,就像是被美色冲昏了头脑,看着他清晰的下颌线扬起供你欣赏,薄唇紧紧抿着,高挺的鼻子在阴影里格外明显,紧闭的双眸微微颤抖如同落入蜘蛛网的蝴蝶。
    “哈”
    你一腿跪在床上,手掌急不可待地抚摸上张子肖的脸蛋。
    很烫、很滑
    你长长叹口气,被日思夜想的触感惊叹到不受控制地仰起头反复叹气。那种惊喜感,就像是被点燃的烟花,“咻”的一声在天空中爆炸。而触碰到张子肖的那一刻,你感觉神经都在颤栗,脑颅高潮似的不受控制。
    你拿剪刀悄悄地将张子肖的所有体毛都剪了下来,放在一个瓶子里。
    而剪完他的阴毛,你吞了一口口水。
    不知是不是吃了春药的原因,张子肖的肉棒又涨又大。不同于他白净的外表,张子肖的肉棒很黑、很粗,长势野蛮,活生生像个怪物似的。
    此时硕大的龟头上马眼析出透明粘糊的液体,兴许是张子肖的精液。你伸手用指腹轻轻地拂去,却看到张子肖明显颤抖一下。
    “啊——”
    张子肖闭着眼呻吟,全身出汗,两手不自主攥紧床单,似乎是被你的动作影响到。
    你侧头看着张子肖满头是汗,更显得他唇红齿白,不由得凑上前用鼻子先闻闻他身上的味道。
    很淡很淡的肥皂味,还有一点点的汗味,混合在一起让你沉醉至极。你嗅着他的味道,渐渐地靠近他的眉毛、睫毛、鼻梁、人中,最后留在了张子肖柔软的唇上。
    你也醉了,你喘着粗气,与张子肖的声音交融。
    张子肖主动敞开了嘴唇,粗鲁地含住你。突然的唇齿相依叫你也愣了几秒,而后就是笨拙地回应着,用舌头轻轻地触碰着,然后含住了张子肖的舌头,你的意识模糊起来。
    你以为会和张子肖有漫长的前戏,会将对方口水吮吸干净,会舔舐遍张子肖的肌肤,他的味道、他的体液,你都要品尝。
    可事实上你也亢奋极了,全身燥热不安,急切需要和张子肖有更亲密的接触。于是你只是胡乱吸了几下张子肖的津液,便起身。
    此时张子肖被你骑在身上,他的腰身纤细有力,而衣服被被你掀到胸前,粉褐色的乳头受到刺激变得硬挺。
    张子肖的嘴唇,沾上你的口水,变得分外湿润。
    你的身下湿意渐浓,看着张子肖的嘴唇,有了别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