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狗(完)

作品:《乱七八糟的短篇集( H)

    所有运动中,游迎夏最喜欢的是游泳。
    难过的事丢脸的事烦恼的事,在水里游一圈就都会被冲掉了。
    高考后的暑假,游迎夏一周有四天都待在小区游泳池里。睡个午觉起来吃顿饭,东西一拿出门,手机锁在柜子里,游四五个来回就起身上去扫一眼消息。
    大多是检元冬发的,都是些没营养的话,偶尔掺几张身体特写。
    他不会游泳,出卖色相让游迎夏当他教练。
    怕被熟人看见就没在游迎夏家小区游,去了检元冬的别墅——他外婆送的成年礼物——那里有泳池。
    山顶别墅,周围满是郁郁葱葱的树木,每周都会有人定时清扫。
    这地检元冬一年没来过五次,驱车领着游迎夏在山里转了半小时才找到那栋白色的房子。
    “说好了,只教游泳,其余的什么都不做。”进门前,游迎夏重申了遍先前谈好的要求。
    之前因为高考两人禁欲了几个月,虽然考试一结束就去开了房,后面也在检元冬家做过几次。
    这完全不够,检元冬恨不得时时刻刻跟她黏在一起。在学校里她总是躲着他,毕业典礼的时候也不大大方方跟他拍照,带着他跑到小花园里用手机自拍了一张算做纪念。
    游迎夏不爱拍照这事他知道,检元冬也并不是想得到一张照片。他只是想站在游迎夏身边,光明正大,当着所有人的面站在游迎夏身边。
    趁着父母出差在检元冬家里待的那两天,说是要商量报志愿,实际上却是在没日没夜的做爱,跟发情的野兽没什么区别。
    用不同的姿势在不同的地点做爱。
    先是在检元冬的房间,长发被汗水浸湿散落在背上,发丝间是指腹摩挲掐弄出的痕迹。唇瓣一触到背部肌肤游迎夏就会控制不住颤栗,塌下腰露出那已经被来回肏开的嫩逼,条件反射地吞吐着鸡巴。
    吞。
    这个词是先从游迎夏口中说出来的。
    在沙发上,骑在检元冬身上,一点点将勃起的性器含进甬道里。在愈来愈重的喘息声里,她说,吞不下了。于是温润的穴肉成了咽喉,因异物的入侵下意识缩紧,排斥着将他向外推。
    检元冬望着她泛着情欲潮红的脸,突然明白了她为什么会说“吞”。以他仅有的几次被口的经历来看,此刻埋在她体内的感觉跟塞进她口里的感觉大差不差。
    游迎夏在那两天里给他口过一次,为了度过短暂的不应期。
    柔软的唇紧紧贴在暗红饱满的龟头上,亲吻吮吸,舌尖裹着鸡巴来回滑动。游迎夏含不住,津液从嘴角溢出。她莫名较真起来,硬是要把他尽根吞入。
    检元冬哪里受得住,最终理智战胜了无法形容的快感,把人捞起来抱在怀里接吻。
    边亲边夸她,把人哄的晕晕乎乎时再操进去,让她不得不丢掉胜负欲沉溺在快感中。
    那两天做太猛了,最后一次在床上小逼都被操肿朝外张着,像是失禁了一样流水,床单都被弄湿了一大片。
    游迎夏怕了,连着好几天没搭理检元冬。
    直到检元冬说他在山上的别墅有私人泳池,又使了美男计诱惑她,才不得不答应当他的教练。
    游迎夏的泳衣是连体的,领口很高遮得严严实实,下身还带了裙摆,跟普通的裙子没什么两样。这是她特意买的,怕检元冬起色心抓着她玩野外露出泳池play。
    她换完泳衣出来后,检元冬已经站在泳池边了。
    发力绷紧的腹肌块块分明,胸肌也鼓胀起来,或许是因为经常锻炼,肌肉是远超同龄男生的维度和线条。
    游迎夏扫了一眼就知道他今天居心不良。
    泳裤买小了,胯间那团被勾勒得特别明显。泳帽没戴,额前的刘海被撩到后面露出漂亮的脸蛋,挂在脖子上的大框泳镜看起来更像是用来耍帅的。
    更别提泳池里那个巨大的充气浮板,游迎夏觉得至多一小时,她就得躺在上面分开腿挨操。
    “在你学会游泳之前,什么都不做。”
    游迎夏叹了口气,既然是打着教游泳的旗号来的,总得把人教会再做其他的。
    一米五的泳池,检元冬站进去后头发都没湿一根,还乐呵呵抓着游迎夏的手臂问她先学什么。
    游迎夏:“学憋气,把头埋进水里。”
    检元冬:……
    叁秒后,落汤鸡检元冬从水里冒出头来。
    他下意识晃了晃头发,再用手拨开额前的发,水珠顺着下巴滴落。
    游迎夏被他弄出的水溅了一脸,她抹了把脸,爬到泳池边坐稳,让检元冬扒着练憋气。
    练着练着他就不安分了起来,说喘不过气让游迎夏给他做人工呼吸。
    游迎夏没理,问他:“你学不学?不学我就自己游去了。”
    检元冬只好认错,乖乖跟着她学游泳。
    游迎夏是真的会教。亲戚的小孩,身边的朋友,基本都是跟着她学的游泳。
    检元冬认真起来学东西还是挺快的,他本身运动天赋就很好,不会游泳是因为小时候被呛过一次不敢学了,等不怕了后又没时间,索性就不学了。
    游迎夏看他学的差不多,就把人丢在一边自己游去了。检元冬爬上充气浮板休息,盘腿坐着看她游。
    游迎夏游泳的时候大脑是处于放空状态,在一旁坐着的检元冬脑子里却装了很多东西。
    他在想自己和游迎夏的未来。
    游迎夏对未来总是避而不谈,好像只要不提及就会随着时间消失似的。
    她不谈,他却不能不想。
    别指望一个月前还是男高中生的人脑子里能想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尤其是当看见心上人在水面之下摆动的嫩白双腿时,检元冬能想到未来这件事就已经很不错了。
    游迎夏的预感向来很准,一个小时后,她真的躺在了那张充气浮板上。
    准确来说,是半躺在上面,膝盖被人握着抵到胸口。
    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下,泳衣早就在接吻时被脱掉,湿漉漉的嫩逼暴露在空气中,盈满爱液。
    检元冬低头含住,舌头贴着阴唇扫了一圈,拨开柔软的穴肉往里钻,吮吸的声音清脆响亮。
    别墅里没有人,院子外边被一排排树围着,没有人能看见。游迎夏眯着眼在心底宽慰自己,下意识地夹腿被直接按住,只能维持着双腿大开的姿势任由舌头灵巧地刮弄逼肉,扫过内壁。
    阴蒂也没被放过,牙齿和手指来回碾压玩弄。
    太阳被树叶遮挡,游迎夏抬手遮住眼,稀里糊涂在他口中潮吹,不断溢出的爱液喷溅到泳池里,爽到脚趾都蜷缩起来。
    浮板不太稳,检元冬怕到时候两个人双双溺水,转移到了泳池边的躺椅上。
    检元冬不知道从哪里变出套子,薄薄的一层橡胶膜箍在鸡巴上,抵着逼口慢慢入了进去。
    潮吹后的小穴又湿又软,他入得深,龟头压到了最深处肆意顶撞着,皮肉拍打间发出一下下沉闷的响声。
    后面的过程游迎夏就记不住了,只记得检元冬换了好几个姿势,记得他在她耳边的呻吟喘息。
    那之后他们就很少见面了。
    游迎夏的父母带她出国旅游,等她回来的时候,宜大的录取通知书也刚好寄到手上。
    所有人都在替她开心,游迎夏却提不起一点劲。
    检元冬没有问她考上了哪所大学。
    他问她午饭吃了什么,问她想不想到别墅游泳,问她今晚要不要出来看电影。
    唯独没有问她要去哪念书。
    游迎夏一直都觉得检元冬是个很好看穿的人。
    她很早就发现他对自己的感情超过了炮友的界限,在检元冬故意跟她穿情侣外套的时候。
    他不吝于去展露自己的爱意,一见到游迎夏就开始摇尾巴,亮晶晶的眼里满是她的身影。
    大脑的边缘系统控制着人的基本情感和欲望,游迎夏的系统叫她冷静,哪怕当爱的退缩者也比在爱中受伤要好。
    检元冬拥有太多太多爱,在爱里成长的孩子才会养成这种性格。
    游迎夏也有很多爱,可那些爱不够坚定,很单薄,一场会议一次出差就能戳破。
    宜淮是个多雨的城市。
    游迎夏在家闷了两天,纠结了两天,最终还是决定去找检元冬好好聊聊。
    今天的雨没有大到需要撑伞,她在附近的站台躲雨,飘洒的雨敲打着老旧的玻璃雨棚所发出的沉闷声响逐渐与心跳重合。
    她是临时起意,到了才跟检元冬说自己在他家小区门口的车站。
    检元冬撑着伞来找她,笑着问:“怎么突然过来?”
    明明离得很近,他的声音听起来却像是从远处传来一般。游迎夏无法凝神,她满脑子都是要怎么跟检元冬开口。
    说不要再见面了吗?
    之前说过了,没用,他说会一直缠着自己。况且游迎夏也并没有不想跟他见面。
    但检元冬拥有太多爱了,不需要她这份。
    等他开启一个新的人生后,等他的新鲜感褪去过后,就会发现游迎夏其实并不是最好的那个选择。
    她从未给予检元冬同等的情感,甚至她因为害怕成为飞近太阳坠海而死的伊卡洛斯,想提前抽身离开。
    游迎夏眼睛一眨不眨地朝检元冬望去,广告牌把站台分割成明亮和灰暗的两个世界。
    他站在明亮的灯光下,认真听着游迎夏那些为了分手而编出的蹩脚理由。
    “你不要我了是吗?”检元冬垂下眼,“玩够了,就不要我了是吗?”
    情绪如海浪一波高过一波,最后又拍在了岸上归于平静。游迎夏故作轻松道:“别这样说,从一开始我俩不就是炮友关系嘛。”
    沉重的呼吸贴上耳廓,热气压了上来,游迎夏后知后觉,下意识想回抱,手将将要触上他的脊背时又落了下去。
    “那为什么不能一直当下去?”
    “你说的那些借口一点说服力都没有,你就是玩腻了。”
    游迎夏在他怀抱里为自己辩解,“没有。”
    干巴巴的一句“没有”起不到任何作用,检元冬已经认定了她在玩弄自己。
    “你腻了。”
    “……真的没有。”
    “就有,你就是玩腻了。”
    幼稚的争辩,游迎夏叹了口气,顺着他道:“对,没错,我玩腻了。”
    激烈的吻暧昧黏腻,游迎夏自暴自弃地循着本能回应,再一次败在他手下。
    “你总是在担心一些我不懂的事。之前说害怕我讨厌真实的你,现在又说我拥有的爱太多不缺你这一份。你怎么知道我不缺?你都没问过我。”
    检元冬把头埋在她肩上,声音暗哑,委屈之意溢于言表。
    “我很缺,我做梦都想让你爱我。”他低低说着。
    雨愈下愈大,游迎夏能清晰地感受到喷洒在颈处的呼吸。他整个人都没入黑暗里,跟她一样。
    检元冬抱的很用力,像是抓住了最后一块浮木。
    “不喜欢我也没关系,让我待在你身边,好不好?”
    检元冬的声音沙哑,一字一句清晰地传入耳中。他似乎是在问她,又似乎是在呢喃。
    这让游迎夏有些招架不住,差一点点就要心软答应他。
    “这样又有什么意义呢?”
    “有没有意义是我说了算。”检元冬知道她心软了,他松开怀抱,又对她说:“抱抱我吧。”
    清冽的气息萦绕在鼻尖,游迎夏犹豫了一下,自暴自弃似的把脸埋进他怀里,双手环住他的腰。
    检元冬的房间早就布满了游迎夏的痕迹,他们在这张床上做过无数次爱。
    微张的大腿让女性最私密柔软的地方都暴露无遗,漂亮的嫩穴被男人的手指按住往外掰开,粉嫩的逼口吮吸着埋进去的指节,再抽出时已沾满了晶莹的爱液。
    窗外的雨仍未停歇,检元冬其实不太理解游迎夏为什么会因为相貌自卑。
    哪怕在情迷意乱时她的脸也相当好看,翕动的睫毛下湿漉漉的眼,入得太深会难受得皱起眉,呻吟时牙齿微微压在下唇上。
    游迎夏讨厌那两颗不规则的虎牙,讨厌来例假前下巴冒出的痘,讨厌眼下的青黑……检元冬却觉得很可爱,这是她的一部分,游迎夏的全部他都很喜欢。
    或许连游迎夏自己都没察觉之前被孤立的那段时间对她的伤害有多严重,以至于到现在都不敢相信有亲人以外的人会爱她。
    她认为所有人爱的都是装出来的那个游迎夏,却忘了即便是是装出来的那也是她自己。
    埋在穴里的鸡巴滚烫坚硬,打桩般激烈高速地抽插着那已经造访过无数次的隐秘之地。
    每干那里一下,交合处都会发出一阵极具肉感的闷响,沉重有力,伴随着游迎夏吐着舌尖发出的模糊不清的呻吟。
    她已经被操得有些意识不清了,只会乖乖用腿缠着检元冬的腰,让他更加方便地将鸡巴凿进那口湿软的嫩逼里。
    湿热的穴肉紧紧裹着性器吸吮,游迎夏捂着眼,小逼淅淅沥沥地往外漏水。她碎在情潮里,分不清那水声是自己的还是窗外的。
    孩童学步时需要有人牵着手助其保持平衡,帮其指引方向,在跌倒时将其抱起。检元冬在游迎夏学会相信有人爱自己的路上就是充当着这样一个角色。
    她总是在质疑检元冬的爱,但那又如何,他的爱再怎么质疑也不会消去半分。在一个突然阴暗的日子,他会和她一同抗争阴暗。①
    游迎夏胡乱想着,扭头朝窗外看去。
    雨似乎停了。
    ——
    ①化用:在一个突然阴暗的日子,我和你一同抗争我们自己的阴暗。——罗特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