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7)超人不会飞

作品:《致竞荣耀

    时间如白驹过隙。

    常规赛的温度似乎也在随着季节的更替而变得更加火热。

    从冬末到暖春,再到眼下的初夏。

    四月的尾巴,五月的开端。

    常规赛的三个月已然过去了大半。

    但是不论是西部还是东部,除了两边带头领跑的战队,其余的局势都十分的不明朗。

    与此同时一些围绕着比赛的访谈类节目的关注度也因此起来了。

    比如说......

    向来都得到全内圈外认可的《王者说》。

    这一期的嘉宾有点特别,亦是一个大家熟悉的老朋友——star,孙文武。

    前任首届冠军战队的队长,现任的官方解说。

    要说这个节骨眼还能上节目,同时还对整个常规赛有着深刻见解的人。

    怕是出了孙文武,别无二人。

    此时此刻。

    《王者说》的演播间内。

    “star,和观众朋友们打个招呼吧!”主持人说。

    孙文武望着镜头,熟练的笑了笑,“大家好,我是star。”

    简单的对白过场后。

    主持人直接把话题带向了今日的焦点之上,“现在东西部的局势并不明朗啊!”

    “当然,两边的第一除外。”

    “西部目前,由卫冕冠军摩羯领跑。”

    “东部这边,则是由今年开赛以来一直状态奇佳的王朝领跑。”

    “是的。”孙文武点了点头,“摩羯自从在去年总决赛打破了自己从未赢过星辰的魔咒之后,状态就像是开了挂一样猛。”

    “虽然大家总说东强西弱。但是摩羯这个赛季到现在好像几乎都没有输过吧?”

    “是的。”主持人附和道,“只输过一次bo5。”

    “目前总积分赢过是全联盟第一。”

    “摩羯现在很强,强的有些离谱。”说着,孙文武笑了笑,语气有些调侃,“搞不好,今年还能再拿一个冠军。”

    “哦?”

    “不出意外的话,摩羯和王朝都应该可以挺进胜者组。”

    “剩下的....我们先看看东部部这边吧!”

    “目前东部第一王朝领跑,第二三名fruit和genius差距不大,谁都可能冲进胜者组。”

    “再往后,第四的星辰和第的五神话,两只战队追的很紧,但是......距离上一个档次,存在不小的差距。今年冲击胜者组应该无望了。就看谁能够挺进季后赛了。”

    “至于第六名的me,目前看来只存在理论出线的可能。毕竟东部的强队很多,竞争向来尤为激烈。”

    “但是这也意味着,星辰也好,神话也好,必然有一只队伍将会无法进入到季后赛。”

    说到这里,主持人也不由得叹了叹气。

    谁能料到一个是上届的卫冕亚军,一个是昔日的大满贯冠军。

    居然沦落到能否进入季后赛的边缘。

    想来也真是嘲讽。

    “没有办法,东部这边必然要有两只队伍无法进入季后赛。”孙文武皱眉道,“星辰这个赛季的状态一直就不太好,似乎还没有适应这个射手的版本。”

    “而神话虽然拥有着联盟最顶尖的adc。但是.....中单阿轩因为个人身体的缘故,目前还在康复中。常规赛一直缺席,应该要到季后赛才能回来。而新换上来的替补中单经验还是差了点,以至于神话少了一个重要的灵魂支柱。常规赛目前的成绩也确实有些不如人意。”

    “目前东部这边,星辰和神话谁能进季后赛还是有点不太好说。”

    “常规赛还有一个多月,就看星辰能不能尽快的适应版本。而神话......五虎将剩下的四位,能不能带着队伍到季后赛和阿轩会师了。”

    “至于西部这边......”

    说罢,孙文武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前方屏幕里的战队积分排名。

    西部,摩羯第一,和第二名拉开了很大的差距,而第二名的magic和第三名的盖世、第四名的br又咬的很紧。再下去,二三四名的积分又和第五名的legend拉开了不小的差距,而legend又和目前倒数第一的wans咬的很紧。

    “西部这边,在剩下的一个多月,应该会出现很大的变数。”孙文武认真道。

    “哦?怎么说?”

    “二三四名目前比分追的很紧,就状态来说,magic、盖世、br的状态都差不多。最后谁能进胜者组,恐怕不好说。”

    “甚至....还存在进不去季后赛的可能。”

    “虽然现在legend和wans的积分是西部垫底的,但是我倒是认为这两只队伍的潜力很大。”

    “magic、盖世、br这三只队伍其实风格都比较相似,甚至打法都很类似。”

    “换句话说,若是想要在现有的层次上做出突破,可能需要一些新鲜的血液。而且.....今年的常规赛采取的是全局bp赛制,若是无法做出一些突破,到常规赛中后期,无异于是把自己的弱点明着暴露给对手。”

    “反倒是legend和wans.....我觉得还有很大突破的空间。”

    “先说说wans,这只队伍的打法风格一直就很激进。而且....从来没有被零封过。”

    “特别是和强队的比赛,都是3-2结束的。”

    “最重要的是,目前为止。wans是这个赛季,整个联盟中唯一赢了摩羯的战队。”

    “是的。”主持人连忙点了点头,“wans真的是一只很神奇的队伍。多弱的队伍都能输,多强的的队伍都能赢。”

    孙文武笑了笑,“wans就是一只遇强则强的队伍。只要他们修正目前存在的一些问题,尽可能的避免一些造成猝死的失误。那必然会是一只全新的wans。”

    “那....legend呢?”主持人发问,“如果说wans是神奇。那么legend我真是觉得是目前联盟中最奇怪的一只队伍了。”

    说罢,主持人似乎觉得还不够,便又补充了一句,“是真的很奇怪。”

    “自从常规赛首场迎战星辰1-3输了以后。队伍的首发阵容就一直在换。最奇怪的是,居然直接把队伍中最王牌的选手——keoz放到了替补席,把小飞鱼固定在了首发中单的位置上。”

    “我没记错的话,常规赛打了这么多场。keoz除了当时打星辰上场,后面就再也没上过了。”

    “然后legend就一直在连败....现在积分能在wans前面,也不过于是小局净胜多了一点点罢了。”

    主持人的语速越来越快,愤怒之情简直溢于言表,若不是在专业素养的控制之下,恐怕整个人就要站起来了。

    “一开始的时候,keoz还会每场比赛都来,在替补席坐一整个晚上。后来....直接都不用来现场了,就待在俱乐部打直播。”

    “而legend边路在轮换,辅助在轮换,却唯独中单没有过轮换。”

    “adc的位置目前是交给了之前在队里打坦边的river,可是却没有打出半点keoz当年的样子。”

    说到这里,主持人似乎终于有些按捺不住了,“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不上keoz?就算是不打中单,在一个属于adc的版本里,却把一个顶尖adc放在板凳席。”

    孙文武微微皱眉,“在这过去的一个多月里,我相信legend的管理层、教练组,包括keoz在内的每一位选手都背负着十分沉重的压力。”

    “这份压力不仅仅是来源于比赛,还有外界的舆论压力。”

    “一开始我也十分不解,为什么要把keoz换下去。把一个王牌明星选手换下去。毕竟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少了keoz的legend就像少了灵魂一样。实力下降了几个档次。”

    “直白点说,没有keoz,legend可能连预选赛都打不上来。”

    “是啊。”主持人的语气有些惋惜。

    “可是后来,我思考了很久以后。我开始能够理解legend的这个决策了。”孙文武认真道,“keoz确实是legend之前最有力的武器,是legend绝对王牌。”

    “但是....他一样也是legend最致命的弱点。”

    “弱点?”主持人挑了挑眉。

    “没错。”孙文武继续道,“就像你说的,没有keoz,legend预选赛都打不上来。但是长远来看,keoz难不成还能凭借着个人实力带着legend夺冠?”

    闻言,主持人沉默了。

    “其实常规赛的第一场对决就很能说明问题了,当时legend主场打星辰。legend仅仅赢下了野核的第一局,后面三局完全被星辰的射手体系压制。”

    “这已经不是一个位置可以carry整个队伍的版本了。”

    “这个版本,需要一个强大的adc,也需要在绝境中能够站出来的选手。”

    “而且.....keoz私下和我说过。”

    “这一次,他是中单keoz。”

    “至于adc的话.......他很信任他的队友。”

    “兴许这样的连败低谷,正是legend年轻选手所需要的浴火涅槃。”

    “而且....legend全队不是都在进步吗?”

    “一开始,是wind带着队伍往前走。”

    “后来,蛋饼开始站出来了......这只队伍的上限,真的很令人期待。”

    ...........................................................................

    常规赛第十周。

    legend基地。

    和过去的几个礼拜没有任何的区别。

    顾竞独自一人留守在在空荡荡的基地里直播。

    至于队友们。

    此刻正在五公里之外的,kpl电竞中心进行着一场西部的内战。

    对战的对手正是目前与legend仅有一个小分之差的wans。

    外界都调侃这场比赛为“天王山之战”。

    因为不论是legend也好,还是wans也好。从常规赛开赛至今,都仅仅赢过一场bo5。

    大比分上,目前二者几乎是并列西部的倒数第一。

    而今天的这场比赛,谁若是赢了,便可以上升到西部倒数第二。(排名是以大比分为主,大比分相同的情况下才会比较净胜分)。

    换句话说,输赢直接决定了哪只战队成为联盟最垫底的队伍。

    这可以是一场菜鸡互啄的比赛,这也可以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旷世大决战。

    谁输谁尴尬。

    于是乎,这场比赛也莫名有了很高的热度。

    kpl官方直播间的在线人数已然突破了千万。

    但是顾竞没有去现场,也却没有选择看直播。

    只是默默在自己的直播间里,默默冲着全中单英雄的国服。

    就和往常一样。

    专心致志的打着巅峰赛,而直播间里也有着一票忠实的粉丝在弹幕里插科打诨。

    忽然。

    一行弹幕飘过。

    “legend又要输了。”

    又一行弹幕飘过。

    “玩马呢?白瞎我十万竞猜币,连wans都能输!”

    紧接着。

    原本一片岁月静好,“666”的弹幕,瞬间被这个新的话题所取代。

    “小飞鱼太菜了。”

    “确实菜,中单完全就是个混子。”

    “中单我上我也行。”

    “什么鬼,不是还没有结束吗?”

    “三座高地都推了?中单这个怂逼样子还能翻盘?”

    “legend若是能翻盘,我直播吃电风扇。”

    “哎,可惜了。”

    “感觉legend就像是在强行四打五。”

    “四打五?四打六吧?!”

    “真的是带不动,带不动小飞鱼这个fw。”

    .......

    恰好此时,顾竞操控着手下的英雄顺利带着队友一波结束掉了这局巅峰赛。

    弹幕里所有关乎于legend、小飞鱼的言论尽数落入了眼底。

    见此。

    顾竞不禁微微皱眉。

    在这过去的九周里。

    不仅仅是顾竞,整个legend都过的很艰难。

    外界对于legend对于教练,对于选手的否定就从未停止过。

    毕竟。

    电子竞技,菜就是原罪。

    菜,连呼吸都是错的。

    一开始每场比赛顾竞也都到现场。后来不去也会在基地看直播。

    再到后来.....

    一路连败,顾竞索性连直播都不看了。

    因为看着着实扎心。

    而且,不知何时起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小飞鱼。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

    小飞鱼就成了公认的致使legend连败的背锅侠。

    思及至此。

    顾竞微微叹了口气,随即退出了游戏,转而打开了直播间。

    目前比分2-0,wans遥遥领先。

    正在进行第三局。

    而官方直播间的弹幕上,更是充斥着针对小飞鱼的言论。

    于是顾竞直接关掉了弹幕。

    专心看起了比赛。

    果然.....

    三路高地都已经被推掉了。

    而wans一塔未掉。

    legend全员被wans压在水晶根本出不来。

    又看了一眼英雄阵容。

    恩.....

    翻盘的可能性很低,除非wans出现十分严重的失误。

    “wans直接拿下了风暴龙王,准备一波了啊!”解说席上,洛雨时高声道。

    (ps:就不详细介绍版本的更迭了,直接更新到咱们目前的最新射手版本吧。)

    “三路强化兵线,外加风龙的护盾和buff。legend这边根本不可能守住啊!”

    这场比赛似乎已然没有了悬念。

    三十秒后。

    战场上一个又一个的人倒下,又站起来,又倒下。

    兵线压入了legend的水晶。

    所有的画面、时间定格。

    “让我们恭喜wans!”

    两个解说异口同声道,声音几乎要冲出屏幕。

    顾竞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面无表情,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今天wans的状态非常好啊!”翰林感慨道,“我没想到居然会直接零封legend!”

    “是的。也许对于wans而言,今天的这场比赛,不仅仅是结束了连败,更是接下来连胜的开始。”洛雨时附和。

    “哎。”翰林忽然叹了一口气,“反倒是legend的状态,很令人担忧啊!”

    “legend真的不能再输了。”

    “若是再输一场bo5,将会和me一样,只存在理论出线的可能。”

    何谓理论出线。

    就是假设对手输多少分,自己赢多少分才可以出线。

    通常这种理论变成现实的概率极低。

    一是自己必须要超水平发挥拿到较高的大比分,其次,还得看同是西部竞争的队伍给不给机会。

    说白了.....

    在开挂的前提下,还得看对手的脸色。

    这很难。

    洛雨时点了点头,“而且,下一场比赛,他们可是要客场对战目前东部第一的王朝。”

    “目前王朝的状态非常好。legend恐怕.....”

    说到这里洛雨时顿了顿。

    结论已然显而易见。

    legend下一场比赛还是要输。

    “哎。”翰林不禁又叹了一口气,“也许legend真的可以考虑换一下中单了。”

    ..........

    一个小时后。

    legend的大部队也从kpl电竞中心回到了基地。

    整个队伍都弥漫着一种说不出的沮丧。

    和先前无数个输掉比赛的夜晚一样。

    孙小龙都会带着全队连夜开始复盘。

    而顾竞虽然没能上场也没看直播,但每一场的复盘都会参与其中。

    大多数时候,一复盘就是一通宵。

    说实话.....

    这过去的两个月,每一个人都很累。

    可却没有任何的成绩。

    就像是沉沦进了无边的黑洞,看不到一点点的光芒。

    众人很有默契的先后走进了训练室。

    可是数了数。

    好像.....

    少了一个很关键的人。

    “小飞鱼呢?”孙小龙发问了。

    众人面面相嘘。

    “她回来了吗?”顾竞问。

    “回来了啊!和我们一起下的车。”高飞飞说。

    孙小龙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各种缘由已然猜到了一二,“小顾,你去看看她。”

    “我们先开始复盘吧!”

    顾竞点了点头,随即站起了身,朝着门外走去。

    ......

    legend的基地并不小。

    顾竞兜兜转转了好几圈,也没有看见小飞鱼的影子。

    人不在房间,也不在休闲区。

    那会在哪儿呢?

    顾竞想了想。

    似乎....

    还有一个地方。

    两分钟后。

    顾竞登上了天台。

    一推开天台的门。

    伴随着早夏蝉鸣的叫声,空气中还夹杂这几分若隐若现的啜泣声。

    果不其然。

    人在这里。

    循着声音,顾竞找到了一个蜷缩在角落里的黑影。

    不用想也知道......

    这个人就是小飞鱼。

    而安慰人什么的,顾竞向来极其的不擅长。

    只能有些生硬的说,“别哭了。”

    闻言。

    那团黑影猛然一顿,随即却哭的更猛烈的。

    泪水,远比决堤的洪水更甚。

    此情此景。

    就和当时c市城市赛,打败seven后的情况如出一辙。

    顾竞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只能等。

    等小飞鱼的情绪缓和下来。

    可又不能站在干等吧?

    于是乎。

    顾竞直接席地而坐,挨坐在了小飞鱼的身旁。

    许久许久过去。

    空气很安静。

    月色很静谧。

    知了都不叫了。

    但是.....小飞鱼依然在啜泣。

    只是啜泣的频率,似乎低了一点。

    兴许....

    她也哭累了?

    忽然。

    “对不起。”

    哭过后的声音几分低沉,几分嘶哑,像极了感冒高烧患者的声音。

    “??”顾竞一愣。

    “对不起,我给你道歉。”

    顾竞有点懵,“因为输了比赛?”

    小飞鱼用力咬了咬下唇,“不仅仅是因为输了比赛。”

    “我为我过去的一些言论道歉。”

    顾竞更加疑惑了,“什么言论?”

    小飞鱼沉默了好几秒,才开口道,“以前,我总觉得你不会懂得职业圈低层选手的艰难。”

    “我以为,你从一开始就享受着这个圈子最大的红利。”

    “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一路走来就享受着千万人的仰望,又怎么会了解金字塔底层人的心酸与无奈呢?”

    (详见第二百七十五章复仇的机会)

    “现在看来.....不懂的人,明明是我。我必须要为当时自己的言论道歉。”

    小飞鱼的语气有些生硬,而生硬之中又透露着几分悲凉。

    自打被安在了首发中单这个位置上后。

    小飞鱼才深刻体会到,什么叫做荣誉与诋毁,什么叫做天堂与地狱。

    全部都在一念之间,一线之差。

    联盟首发中单,是多少职业选手梦寐以求的机会?

    可是。

    真正站在这个位置上以后。

    小飞鱼才知道,压力与舆论真的可以淹死一个人。

    你所站的位置越高,你身上所背负的责任却远比想象中来的要重。

    重到让人喘不过气,重到让人彻夜失眠。

    至于那所谓的红利根本没享受到。

    想来自己仅仅还是一个普通的中单。

    而顾竞。

    身上背负着那么多那么多的目光。

    换做是自己,恐怕早就崩溃了吧?

    想到这里。

    小飞鱼不自觉把头埋的更低了。

    “哦。”顾竞的语气很淡,反问道,“你又看微博了?”

    小飞鱼不语,算是默认了。

    “赶紧卸载,专心训练。孙教练开始复盘了。下周可是要打王朝了.....”

    “队长。”小飞鱼直接冷不伶仃的打断道。

    顾竞又楞了。

    小飞鱼可一直都不爽自己,从来不喊队长,都是直呼自己的名字。

    “下周,你还是不上吗?”

    这一次。

    换顾竞沉默了。

    “你不想上吗?”小飞鱼的语气有些绝望,“我们不能再输了。”

    顾竞依然在沉默。

    “我感觉.....我快要撑不住了。”小飞鱼又说。

    “我想。”顾竞终于开口了,“我当然想。”

    “可是,我更想拿冠军。”

    “我一个人拿不了。”

    “必须我们一起拿。”

    闻言。

    小飞鱼的眼泪又一次控制不住,唰唰唰的就掉了下来。

    孙小龙和顾竞的良苦用心,小飞鱼一直都懂。

    他们扛着四面八方的压力,甚至赌上了整个战队的未来。

    可是......

    却迟迟没有换来一点他们想要的结果。

    “小飞鱼。”顾竞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你是不是很累了?”

    小飞鱼点了点头。

    这两个月以来,不论是比赛的压力,高强度的训练,还是最致命的外界舆论。都让小飞鱼身心俱疲。

    “可是,没办法呀。”顾竞的语气有些调侃,“我们的人生,需要比普通人多一倍的假象。”

    “你之前不是问我,打了这么多年比赛,经历过那么多。有没有哭过。”

    小飞鱼又楞了,连忙擦了擦脸颊的泪水,“你不是说没有吗?”

    小飞鱼记得很清楚。

    这货还说什么超人不能流眼泪来的.......

    “对啊。”顾竞不以为然,“确实没有。”

    “......”

    那你说个屁?

    小飞鱼不由得在心底里吐槽。

    然而,下一秒。

    “不过,确实有很难过很难过的时候。”顾竞若有所思道。

    “???”小飞鱼一惊,连忙追问,“什么时候?”

    顾竞想了想,眼神开始有点飘忽,“大概......是s4赛季结束的时候。”

    s4赛季结束的时候?

    那不就是星辰分崩离析的那个赛季吗?

    s4赛季结束后的转会期,星辰退役的退役,转会的转会。整个战队只剩下keoz一人。

    没有人知道,那两个月星辰发生了什么。

    “那个时候,我在俱乐部里直播吧。”顾竞继续道,“然后打排位拿了个五杀。”

    “可开心了。”

    “然后下意识的就想拍拍身边的队友,分享一下五杀的喜悦。”

    “没想到....一拍,拍了个空。”

    “走遍了整个俱乐部,才想起,大家都转会了。”

    “然后回到直播间。”

    “恩。”顾竞自顾自的点了点头,“那个时候真的,差一点点。差一点点就哭出来了。”

    小飞鱼一愣。

    没想到........

    居然会是这样的回答。

    心情,不自觉开始变得有些复杂。

    “连败并不可怕,外界的看法就更加不重要了。”顾竞继续说着,“这都不是什么值得你去掉眼泪的事情。”

    “这场漫长的战斗,最重要的从来都是与你并肩作战伙伴。”

    “至少现在。”

    “我们都还相信你,我们都还陪在你的身边。”

    “剩下的.....”

    “你尽管往前冲就是了。”

    小飞鱼没有说话,心情却犹如海啸般在翻滚。

    而顾竞却直接站起了身子,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去复盘?”

    “......”

    小飞鱼还是没有说话。

    现在自己这个梨花带雨的模样怎么进训练室?

    顾竞似乎理解到了小飞鱼的难处,“那好吧!”

    说罢又坐回了小飞鱼的身侧。

    “把手机拿出来。”

    “???”

    “和我1v1。”

    “什么?”

    “从今天开始,加训中单1v1。我给你做陪练。”

    “为什么?”

    “你要是再在比赛里被对面中单单杀,我会很没面子。”顾竞淡淡道。

    “.......”

    于是乎。

    对于小飞鱼而言,游戏体验极差的1v1特训就这么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