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6)状元签

作品:《致竞荣耀

    周启锋笑了笑,“是的。不过,顾竞他们这组,应该是今夜所有分组里最难抢kda的了吧?”

    “几乎聚集了联盟所有最强。”

    “而且….还存在一个客观决定kda高低的必然因素。”

    “什么必然因素?”小飞鱼追问。

    “资源。”周启锋认真道,“今天的kda和过往联盟比赛的kda不一样。常规比赛的kda,以及赛后的mvp,其实都是裁判组决定的。也就是会有人去给每一个选手的表现打分。”

    “但是,今天的只是机器。完全和我们日常游戏中的kda计算规则一样。”

    “决定kda高下的因素就是人头、参团率、输出、承伤。”

    “这种级别的职业选手,意识和操作水平都差不多。”

    “所以要拿下更多的人头,打出更多的的输出,就完全取决于你能吃到多少资源。”

    小飞鱼皱眉。

    身为职业选手,打了这么久的比赛。一只队伍的资源怎么分配,小飞鱼很清楚。即使是双c的资源分配,也完全是根据体系和战术走。

    而眼下……

    出于表演效果组建出来的这只队伍。

    光是阵容就有点奇怪了,更别提合理的分配资源了。

    几乎除了辅助,每个位置都是c位。

    “很简单。”孙小龙淡淡道,“不需要讲道理,抢就完事儿了。”

    “啊?”

    “抢资源嘛。”孙小龙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微妙的弧度,“别忘了。小顾除了游戏的打的好,还有一个很强的被动技能。”

    “什么技能?”洛雨臣不解。

    周启锋笑而不语。

    小飞鱼干笑了两声,略带讽刺的语气说道,“他不要脸。”

    “??!”

    与此同时。

    赛场之上。

    第一条暴君刷新,双方几番拉扯,几番试探,却还是没能打起来。

    以至于最后拖过了拿下第一条暴君的最佳时机。

    在三分钟的时候,明星队这边的裴擒虎带着鬼谷子给直接偷掉了。

    兴许是由于开局到现在的三线全面压制,新秀队这边似乎显得很慎重。

    想针对顾竞的马可波罗,却次次铩羽而归。更别提另外两条分路的关羽和貂蝉。只能勉强在hey的裴擒虎的带领下,打了几次看似主动的野区入侵。但是在联盟第一辅助的完美视野控制下,也没能占到什么便宜。

    而明星队这边却很“客气”,似乎有意在放缓自己进攻的节奏,企图给对手更多的机会。直观表现就是,基本上不会主动进攻,反而不紧不慢的和对手拖了起来。

    双方就这么拉扯到了五分钟。

    两边都是一塔未掉,但是经济差明星队这边却悄无声息的甩开了一千的差距。

    而且观众都可以明显的感受到,新秀队这边开始愈发的焦躁。整个赛场的节奏天平,正悄无声息的朝着明星队那边偏移。

    不仅如此。

    “keoz马可波罗这么快就做出了末世?”解说席上,翰林望着导播刚刚切出的装备栏不禁有点小惊讶。

    在解说席上闲聊了几句……

    怎么就把第一件神装给做出来了?

    “常规来说是七分钟。顺风情况下,一般最快也就六分钟。”

    洛雨时摇了摇头,“不对。那是上个赛季的野区马可波罗。”

    “今天的马可波罗,是边射马可波罗。基于上个赛季的理论,还需要再减一分钟。五到六分钟确实是一个合理的范围。”

    “只是……”

    话音刚落。

    众目睽睽之下。

    马可波罗的装备栏又多了一件装备——小的攻速枪。这玩意不贵,但也得要好几百金币。

    而时间,也才刚刚抵达五分钟。

    显然……

    马可波罗可能在四分钟出头就做出了末世!

    翰林下意识的又看了看其他的人装备和经济。

    明星队这边都不差,装备都是属于这个阶段只不过马可波罗的经济奇高。

    反倒是新秀队这边。

    裴擒虎的经济居然和关羽差不多。

    要知道,关羽可是开局到现在就一直被keoz的马可波罗压着打。反反复复的在泉水和上路一塔间跑。别说丢掉的河蟹,掉了的兵线都有不少。

    又看了看赛场上目前仍然是0-0的人头。

    翰林的心中已然有了答案,“方才我们的主视觉一直在双方的裴擒虎身上,忽略了keoz的马可波罗一直都没有参团。所以,keoz究竟偷了敌方多少资源?”

    “大概…小一千吧?”洛雨时推测,“在人头持平、防御塔持平的情况下。明星队已经领先了一千五百的经济。扣除第一条暴君,和另一条边路的河蟹收益。这领先出来的一千经济,只能算是keoz….”

    “偷来的吧?”

    赛场之上。

    又是一阵狂风袭来。

    明星队的猩红石像野区也随之刷新。

    然而。

    野怪都还没有站稳。

    “我拿buff!”

    熟悉的系统提示音又一次在众人的耳边响起。

    不是别人,正是源自于自家下路的马可波罗。

    “你可真不和我客气。”沈凌吐槽道,“舞台下可成千万双眼睛看着你呢。”

    话虽这么说。

    沈凌手下却操控着裴擒虎朝着截然不同的方向跑去。

    明摆着直接让buff了。

    “哦。”顾竞不以为然,“没事。反正我不要脸的。”

    “??!!!”

    众人一惊,皆是无言以对。

    于是乎。

    在顾竞各种凭着厚脸皮“打偷抢”行为,经济一路遥遥领先。

    最终。

    明星战队毫无意外的获得了胜利。

    顾竞的马可波罗也“毫无意外”的,以领先敌方经济第一两倍经济的差距拿下了本场比赛的mvp,kda更是高达16.0,几乎满分。

    而其后代表legend上场参与抢kda大战的的刘亦川,也不负众望,拿到了当场的mvp。

    不过kda就没有顾竞那么夸张了,仅有11.6。不过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样的数据才是在正常范围的一个超高值。

    于是乎。

    legend在一个正常范围的超高值,和一个非正常范围内的极限值的加权下。

    legend当之无愧的拿到了全场最高的kda平均值。

    星辰紧随其后,再其次才是神话。

    这意味着今年的状元签、探花签、榜眼签必然被这三只战队承包了。

    此时。

    新秀选手席上。

    年轻的选手们早就陷入了激烈的讨论之中。

    状元签、探花签、榜眼签都会落入谁的囊中。

    特别是这聚万千焦点于一身的状元签。

    “没想到居然是legend抢到的状元签。”一名选手惊呼。

    “是啊。你说说.....居然是十二只战队里实力最薄弱的!”另一名选手附和道。

    “legend实力不差吧?”又一名选手反驳。

    “不差?我觉得在kpl里应该排倒数吧!”、

    “差不差不说,绝对说不上强吧....而且,俱乐部确实挺草根的。要是我能选,我最不想去的就是legend。”

    “得了吧你。这状元签拿轮到你?”一名选手嘲讽道,说罢便用胳膊肘子撞了撞自己身则的少年,用着半调侃半试探的语气说道,“话说,要是legend选你,你去不去?”

    hey皱了皱眉,神情却有些严肃。

    见hey不说话。

    “我记得,legend的打野挺弱的。”又一名选手插话了,“预选赛的时候,就是因为打野心态被打崩了,差点被亚龙零封。客观来说,打野位置上legend真的应该补强了。”

    而hey依旧没有说话,眉头却皱的更深了。

    去legend?

    这是hey从来没有想过的情况。

    一只曾经把自己按到在城市赛的队伍。

    其实早在选秀大会之前,hey就和me私下试训,并达成了共识。后续会和sun一起去到me。曾经的ieg双核,将会作为me的首发,登上kpl的舞台。

    今夜,即使是摩羯、神话、星辰这种冠军豪门战队对自己伸出橄榄枝也无济于事。

    况且......

    还是kpl十二只战队里,唯一一只大家都不愿意去的战队。

    但是.....

    如果legend真的对自己伸出橄榄枝呢?

    带着legend之名的橄榄枝倒是无所谓。

    重要的是。

    这是带着状元签buff的橄榄枝。

    一旦接受。

    自己必然将以最大的光环成为kpl的一名注册选手。

    不仅如此。

    这还是kpl选秀史上第一个状元签。

    换句话说。

    这就是kpl的第一个新秀状元,一个必然名垂千史的名号。

    想到这里。

    hey的思绪开始有点挣扎。

    与此同时。

    在一片嘈杂的新秀选手席的角落却出奇的安静。

    郑悦彬(tnt.888)和几个与自己处境相同的选手并肩而坐。

    和前排的嬉嬉闹闹不同。

    坐在这个角落的选手,似乎从一开始就是这场选手大会的弃子。

    从训练营开始kda就一直是倒数,也从未受到过外界的什么关注。

    一开始也有过不甘心,也从未放弃过追赶。

    但是渐渐地......

    郑悦彬(tnt.888)也学会了面对现实。

    兴许....

    自己穷其一生的拼命,也不过于终点拼到人家的起点。

    望着舞台上五颜六色的灯光。

    作为今夜万众瞩目的状元签拥有者的legend。

    顾竞正缓缓的走上了舞台。

    今夜的高潮已然降临。

    可对自己而言。似乎.....会是整个职业生涯的尾声。

    想到这里。

    眼眶不禁有些发红。

    “不能哭!”

    郑悦彬努力瞪大了双眼,希望能以此将将克制流泪的冲动。

    可是。

    心中的高塔早已经摇摇欲坠。

    眼泪又怎能控制得住?

    下一秒,便开始决堤。

    很快,郑悦彬就感觉自己的脸颊很湿很湿。

    就像是刚刚洗完了脸一般。

    望着舞台上那个被聚光灯追随的男人。

    他穿着蓝白相间的队服,他有着一双好看的眸子。

    他一直都是自己所追逐的终点。

    遥想起去年的那个夏天,那场和legend的对决,亦是一场和偶像的对决。

    企图要一个拥抱也被拒绝了。

    他说还会再见的。

    他说下次再见,我会主动拥抱你的。

    可惜了。

    “可惜了啊。”郑悦彬默默低下了头,“真的没有下次了!”

    万念俱灰,也不过如此。

    此时。

    舞台上。

    主持人也开始直奔主题。

    “那么,legend的选择会是谁?首届选秀大会的状元签又会是那位天才新秀?!”

    舞台下。

    hey早已被一种莫名的紧张与挣扎所包围。

    是我吗?

    我要不要去legend?

    然而。

    下一秒。

    那个响彻全场的名字却猛然让人觉得万分的陌生。

    “tnt.888!!!”

    hey一愣。

    感觉耳旁有些轰鸣,整个世界似乎都在天旋地转。

    瞬间。

    新秀选手席也是炸了开来。

    “888?!”

    “居然是他?!”

    hey有些僵硬的顺着旁人的目光向后望去。

    追光灯已经打在了郑悦彬年轻的脸上。

    少年的眼角有着依稀可见的泪光,神情确实错愕至极。

    就像是前一秒还在崩溃的边缘。这一秒就直接中了乐透大奖一般。

    “来!有请我们今晚的状元来到舞台中央。”

    郑悦彬愣住了好几秒,才起身朝着舞台走去。

    新秀选手席本就在台下,离舞台很近。不过五十米的距离。

    可偏偏就是这五十米。

    郑悦彬却感觉好像走了一亿光年那么远。

    因为在郑悦彬的的认知里,这个舞台,特别是此时聚焦所有目光的舞台。

    明明......

    从来都不属于自己啊!

    恍惚之下。

    郑悦彬还是来到了舞台的中央,来到了主持人的身侧。

    而在主持人的另一侧。

    正是顾竞。

    郑悦彬有点胆怯,并不敢靠近。

    “888似乎很紧张啊。”主持人试图暖场,“你可是今夜的no.1哦。有什么想说的吗?”

    闻言。

    郑悦彬没有回答,直接低下了头。

    主持人笑了笑,很自然的望向了自己身侧的顾竞,“我想替现在所有的观众朋友们问一个问题。”

    顾竞很淡定的点了点头。

    “为什么是他?”

    没有多余的描述。

    因为所有人都懂。

    为什么会是这个kda倒数的adc选手?

    他明明平平无奇。

    似乎...选谁都比选他来的要强。

    只见顾竞笑了笑,“因为legend需要他?”

    “不是吧?”主持人惊讶。

    要说adc的天赋与实力...怎么排也排不到这个888呀!

    “很早就决定了是他。”顾竞继续道,“今夜所有的努力,打的kda也都是为了能选到他。”

    “???”主持人懵了。

    拜托.....

    888这个情况,别说有人会抢了。压根都不会有人选好吧?

    谁料。

    顾竞又补充了一句。

    “我们legend看中的人,必然是最优秀的。也必然要以最瞩目的光环来到legend。”

    一半玩笑一半认真。

    主持人笑了笑,“那888,你真的没有什么要说的吗?legend可是为了能选到你,整个战队都在努力啊!”

    此时。

    郑悦彬终于抬起了头。

    有些颤抖的越过主持人望向了那个男人。

    然而。

    下一秒。

    一步,两步,三步。

    那个男人直接越过了主持人,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本就不远,瞬间顾竞就来到了郑悦彬的跟前。

    郑悦彬一愣,大脑有些空白。

    只见那个人男人先一步张开了双臂。

    他的嘴唇一张一合,在说着些什么。

    现场很嘈杂,他没有用话筒,郑悦彬根本就听不清。

    但是口型却很清晰。

    郑悦彬破涕为笑,也同样张开了自己的双臂。

    这是一个十分简单且短暂的拥抱。

    本以为曾经那句“下次见面,我会主动拥抱你。”只是一句敷衍的玩笑话。

    没想到.......

    他居然还记得。

    更没想到的是......

    居然会以这样的情况相见。

    以至于很多很多年以后。

    郑悦彬都会清晰的记得这个充满闪光的夜晚。

    因为legend,因为那个男人,自己的人生开始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后来总是有人会不经意的问,“你什么时候开始打职业的?”

    郑悦彬总是会不假思索的回答,“十八岁那年春天吧!”

    那是首届kpl选秀大会的夜晚。

    那是一个从地狱到天堂的夜晚。

    那是更是自己全新职业生涯的开始的一个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