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最后一面(半肉半剧情)

作品:《白蛇夫君(1V1 H)

    绿茵地上,浑身赤裸的少女,跨坐男人大腿根上,臀部与臀部相迭。

    奶白光滑的娇躯起起伏伏,雪乳跳动,卖力夹吸粗长的肉茎。

    随着饱满的臀挺动,肉色性器出没股缝间。

    蜜汁溢出,溅在两人交合处。

    她扭动腰肢,让龟头顶撞自己最酸软的花心。

    “白白,你是我的。”

    小绿果挺动许久,总算磨出素堇的精液,狭窄阴道吞进了不少白浊。

    软掉的阴茎塞在里面,形状仍十分可观,堵住精液,仅有极少流出体外。

    小绿果软绵绵倒在素堇身上,喘息道:“嗯......白白,好累。”

    素堇以法术挣脱绿藤,展臂将小绿果拥入怀里。

    既然木已成舟,也拿她没办法了。

    “你怎么如此任性。”他叹息,轻抚她微汗的发鬓。

    他正要抽出充塞她的性器。她紧紧搂住他,下体用力夹紧他:“不准出来。”

    素堇感受她湿热要命的吮吸,肉茎再次硬起,无奈地将她放平在草地上。

    他覆盖在她胴体,缓而温柔地挺动窄臀,肉茎慢慢磨着嫩穴。

    小绿果双腿盘着他腰身,下体涌来阵阵酥麻,小声嗯嗯。

    “白白,你弄得好舒服,再深一点,啊......”

    小世界里,无昼夜之分。

    不知翻云覆雨多久。

    小绿果醒来时,素堇已然不在旁边,身上被打理得干干净净。

    她用精魂的状态离开小世界,发现熔岩洞的婆娑树下,盘绕着一条极其漂亮的白玉蟒蛇。

    细看,蛇身连眼珠都覆着一层白膜。

    “白白,白白。”

    小绿果呼唤着他,始终得不到回应。

    据说蛇在蜕皮时会像在冬眠,对外界十分迟钝。

    这次蛇蜕,跟那场性事有关?

    她好像做了件坏事……

    小绿果对着他乳白色的眼珠,挥了挥手。

    他应该看不清她吧。

    小绿果便蹲在石墩上,等着他蜕完蛇皮。

    她双手捧着下巴,暗暗的想,若是白白用原身跟自己酿酿酱酱,会是怎样的场景。

    好困,她眯了会,忽然听到很细很细的脚步声。

    睁眼一看,面前多出个衣衫褴褛的小孩,十岁模样,偷偷摸摸朝婆娑树接近。

    小孩身形敏捷,避开白蛇,猴子似的攀上婆娑树,伸长胳膊朝小绿果的真身抓去。

    小绿果惊出一身冷汗:“小白,醒醒!”

    素堇正昏迷中,无法感知外界情况。

    他设下强大的结界,任何妖物没办法通过此处。

    可百密一疏,这结界唯独对无法力的孩童毫无效果。

    孩子捞住果子,用力拉扯。

    她像被揪住奇经八脉,浑身剧烈疼痛。

    “不要......”

    她眼睁睁看着原身被掰断茎条,绿果滚落在泥土上。

    昏迷最后一刻,她朦胧视野里,婆娑树叶在迅速干枯。

    一片片黄叶飘落她身上,是母亲对女儿最后的依恋。

    “白白...白白....”

    泪珠晃动着,只想看白白一眼,却望见小孩弯腰捡起绿果,飞速逃离此地。

    眼前一黑,若是再次醒来,不知身在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