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弓虽女干(H)

作品:《白蛇夫君(1V1 H)

    小绿果边亲,边扯他衣裳,这一系列动作,倒像在强抢民女。

    素堇被剥掉白色外衫,敞开紧实诱人的胸膛,肌肉线条棱角分明。

    衣衫凌乱的他,半裸着,有股说不清的性感。

    小绿果痴痴看着他,心里发痒,俯身吻他淡红微凸的乳首。

    湿热舌头卷了卷,像舔点心。

    他面容始终平静,跟宠溺似的,放任她为所欲为。

    小绿果唇舌往上滑,舔过隆起的喉管,还听到他的吞咽声。

    她模仿在山林里交媾的那汉子,勾了勾唇角,邪气一笑:“看我怎么肏坏你。”

    他忍不住笑出来:“你这是哪学来的?”

    小绿果道:“今天我看到一男一女,没穿衣服搂在一起亲嘴,然后男人下面的棍子在女人腿间钻来钻去,是不是情人都要做那事啊?”

    素堇顿时明了了,他家孩子学坏了。

    “若是两人相爱,相互吸引,自然会想做此事。”他顿了顿,叹一口气,“可是你跟我不同……”

    小绿果道:“哪里不同,你不喜欢我吗?”

    素堇默然。

    他怎么可能不喜欢她呢,只是尚且年幼的她,对自己真是男女之情么。

    他不愿趁她心智未开,就侵染占有她的身体。

    小绿果见他长久的沉默,以为他反感自己,很委屈地用力抱住他。

    “白白,我喜欢你,我好喜欢你……”

    她贴紧他,一遍一遍的念着。

    素堇被她声音穿透胸膛,心尖随之震颤,有种被击中的眩晕感。

    他想,她真的不懂感情么?

    他俩相伴数百年,若是凡间夫妻,也该有几生几世了。

    小绿果被他“惯坏了”,偏要扯光他剩下的衣衫,跟他做情人之间的事。

    无意瞥到他腿间沉睡的性器,她有些咋舌。

    白白这根性器,比先前看到那个男人粗长很多,要怎么钻进去她下面呢。

    小绿果脱下衣裳,掰开双腿,低头看自己私处,泄出春光。

    她下体嫩白无毛,从素堇角度来看,颇像肉嘟嘟的白馒头,有条粉红细缝,颜色清纯诱人。

    “你……”他呼吸一滞,热浪滚滚。

    蛇性本淫。他长期修行,性情清心寡欲。

    一眼之间,竟然破功。

    那性器已有抬头之势。

    小绿果指着正在勃起的阳具,惊喜地笑:“它在长大!”

    “嘶……”他低哑沉吟,紧攥拳头,“够了!”

    “白白,我想要你。”小绿果嘟嘴亲亲他的唇,像个讨糖的孩子。

    她两手握住性器,岔开两腿,将肿胀的龟头抵着自己阴阜。

    他仅剩的理智,命令自己推拒身上的少女,四根绿藤倏地窜出来,缠住他双手双脚。

    他不知该气还是该笑:“这是何必。”

    “给我你的精液……”她口吐淫语,一言一行都在模仿那交合的男女,尝试着将龟头塞进自己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