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完结

作品:《白蛇夫君(1V1 H)

    归云派的阵法能抵御最强外敌,但百密一疏,黑水能钻入防御阵的漏洞,迅速破坏阵眼,化身洪水猛兽吞没了数以千计的归云派弟子。

    云晟乘着紫葫芦,晚来一步,见门派被黑水淹没,震惊万分:“究竟怎么回事?”

    “师弟你来的正好!”云虞指着高处的白似瑾,“跟我一同对抗邪魔!”

    云晟看向白似瑾,微微一愣。

    犹记得凉亭的白似瑾,眉眼清柔,神情湖泊般沉静,而不是现在的竖瞳沉暗,浑身暴虐之气。

    这才是魔君真正的模样?

    “愣着干嘛,上啊!”云虞手持广阳剑,朝白似瑾方向直冲而去。

    云晟只能跟随其后。

    为了门派安危,今日非得一战!

    许萱草透过窗户,眼看师父师叔跟自己夫君,叁个至亲至爱打斗起来,胸口闷痛,如同被一根绳子紧紧缠死。

    好不容易破开禁制,许萱草将蛇宝宝放进衣兜里,朝打斗的方向飞奔而去。

    整个道馆被水淹了,弟子们都在想办法攀到高处,无一伤亡。

    奇怪的是,许萱草所在之地,黑水会自动退开一个圈,使得她踩在干燥的地面上。

    是白似瑾无形中在保护她?

    甚至还顾念她,没伤害同门师兄弟。

    心头一热,只想快快赶到夫君面前。

    阻止争斗,然后跟他回家……

    “小妞,干嘛跑这么急啊。”

    耳旁呼来揶揄的轻笑,许萱草没有法力,还未觉察出有人,就被一双手从后擒住肩膀。

    “你想找素堇吧,我送你上去啊哈哈哈哈……”

    *

    此时,云晟打斗得精疲力竭,面对魔君强悍无比的力量,初次意识到修道者多么渺小。

    他甚至觉得,素堇并未对他们下狠手。难道是因为草草么。

    几番刀光剑影,云虞的广阳剑被素堇折断,从高空落下地面。

    云虞佝偻着身,吐出一口鲜血,摇摇欲坠。

    素堇冷冷道:“我不会杀你们,只想找回我妻儿。”

    云虞强撑着站起身:“你休想再玷污我的徒儿!”

    “妻儿?”云晟抓到了重点,“你跟草草有孩子了?”

    云虞惊道:“胡说八道!哪来的孩子!”

    “萱草一年前就怀了我俩的骨肉。”素堇唇角掠过一丝浅笑,“你们算是萱草的至亲,我不会为难两位。”

    云虞震惊得话都讲不清了:“你……”

    云晟喃喃道:“孩子都有了啊。”

    若是草草跟素堇真心相爱,云晟觉得,没必要再继续为难两个小夫妻了。

    “哇,原来你都当娘了。”不远处,传来令狐炜咯咯的坏笑。

    叁人齐齐朝声源看去。

    只见,令狐炜一手擒着许萱草飘在空中,一手握着把黑色小刀,抵住许萱草的喉咙。

    “魔君好久不见啊。”令狐炜眯起眼笑,做出一副好友叙旧的模样,“才百年未见,老婆儿子都有了啊,不错,真不错。”

    素堇不跟他废话,沉声道:“放开她。”

    令狐炜耸肩:“她可是我筹码,我哪敢放啊。你说是不是,陆云鱼?”

    云虞眼睁睁看着抵住许萱草的尖刀,声音嘶哑:“臭狐狸,别动我徒弟……”

    云晟望着令狐炜,又扫了眼云虞,想起埋藏心里长久的疑惑:“师兄,你跟那妖魔早就认识?”

    云虞顿时哽咽:“我……”

    素堇轻笑,他早知道这事,所谓归云派掌门不过如此。

    许萱草感受尖刀划过肌肤,有点刺痛,自己倒不畏惧令狐炜的威胁,只担心伤到衣兜里的蛇宝宝。

    令狐炜在许萱草耳畔低笑:“小妞,给你个测试夫君真心的机会如何,如果他能为你豁出性命,我就放了你,否则我用尖刀割出你的精魂。”

    许萱草一震,怒斥道:“妄想!”

    “对了,我还得为你加大筹码。”令狐炜笑得眼眯成缝,“五百年前,你是婆娑神树的果子,当年魔君大人亲手所栽的呢。魔君大人,你还记得吗?”

    云虞听着令狐炜说出秘密,大喝道:“萱草,别听他胡说!”

    “嗤!”令狐炜瞪了云虞一眼,“都这份上了,还不敢承认?果子是你偷的,当时你还是个药童呢,胆子真够大。”

    云虞眼珠泛红,攥紧拳头:“萱草不要信他。”

    令狐炜继续道:“神树的果子本就有精魂,引入人的躯壳,就能跟常人无异。”

    许萱草有点迷惘,她装睡时就听过他们提及此事,只是想不到会跟白似瑾有关。

    她恍然地看着白似瑾。

    他此时也在对望着她,映着她身影的深黑眼瞳,划过一丝清明的光:“果然是你……”

    怪不得初识她,便觉得熟悉,跟她在一起的每刻,枯萎千百年的生命仿佛汲取了水分,回到最初那一份安定祥和。

    还记得她那时是个果子,圆圆小小的,经常哭。

    他不得不花很多时间浇灌她,越多精力逐渐变成越多情感,原来他很早就倾心于她了。

    “她的命很值吧。”令狐炜作势舔她一下,“吃了她精魂可是大补。”

    云晟一阵恶寒:“你个畜生!”

    白似瑾反问道:“你想我以命换命?”

    令狐炜含笑,点了点头。

    “可以。”白似瑾语气平静,仿佛只是普通交易。

    “不要!”许萱草声嘶力竭,“别信他的鬼话。”

    “不信我?”令狐炜咯咯直笑,忽地拿刀刺进她的颈窝,“那就先把你精魂挖出来看看。”

    血液喷涌而出,浸染了她的衣襟。

    许萱草只感到疼痛万分,那刀好似在撕扯自己的魂魄。

    在场所有人无一不惊慌失措。

    云虞眼看徒弟受伤,癫狂道:“不准碰她,她是我的……”

    素堇竖瞳泛起猩红的光,杀气毕现:“令,狐,炜!”

    一缕新绿色精魂被黑刀抠出来,许萱草脸色愈发苍白,无意识地摸索衣兜里的蛇宝宝,想要孩子先逃到爹爹身边。

    衣兜里竟是扁扁的,蛇宝宝在哪?

    令狐炜得意洋洋之时,忽感脖子钻心一疼,低头看去,原来是条小白蛇咬住他后颈。

    他暗忖自己大意,正要擒住小白蛇。

    小白蛇灵活地钻进他衣领,蛇身滑过身体,狠狠咬住胸口最脆弱的乳首。

    令狐炜疼得咬牙切齿,手里的黑刀一抖,掉了下去。

    白似瑾趁机飞身而上,接过摇摇欲坠的许萱草,狠狠瞪着令狐炜:“今日要你死无全尸。”

    令狐炜失去人质,面对魔君杀意,被迫摇身变成巨大黑狐,闪身逃脱。

    白似瑾将许萱草交给云晟,也变成白玉巨型蟒蛇,跟令狐炜缠斗起来。

    云晟用紫葫芦托起许萱草,倾身给她肩膀治疗,徒然发现她肩头搭着一条细长的小白蛇,蛇身紧紧偎依着她。

    云晟诧异道:“这是哪里来的蛇?”

    许萱草虚弱地开口:“师叔,他是我孩子。”

    云晟嘴巴张得鸡蛋那么大:“啊?”

    云晟疗伤的符纸颇为有效,肩膀流的血很快止住了。再塞了几颗补血的药丸给她吃,她脸上的血色也渐渐恢复。

    许萱草望向高空,玉白巨蟒已然死死缠住黑狐,锋利獠牙一口咬住他的颈项。

    黑狐没多时就断了气,瘫软身躯坠落地面。

    “夫君!”许萱草高声呼唤。

    玉白蟒蛇摆动蛇尾飞来,一改先前狠厉,柔顺平和地贴近她身侧。

    许萱草轻抚他玉瓷般的鳞片,额头蹭着他圆硕的脑袋,相互依恋。

    “我们回家吧。”

    “好。”

    许萱草捧起蛇宝宝,坐上夫君的蛇首,朝师父和师叔挥手告辞。

    云晟面上含笑,故意抛了句话:“日后某人欺负你,就回老家一趟,娘家人会给你撑腰。”

    许萱草笑着点头,乘着白蛇飞离青城山。

    “回来!回来!”云虞披头散发,神情痴狂地朝天边的白蛇呼喊。

    一派掌门,竟然疯了。

    许萱草趴在白蛇的大脑袋上,遥望低处的青山绿水,呢喃道:“有点不想那么快回家了。”

    “你想去哪?”他声线还是那般温柔。

    “带着孩子,到处玩。”许萱草轻轻拨着他漂亮的鳞片,“才发现夫君你能当坐骑,当然要多骑一骑啦。”

    “嗯,白天晚上,都可以奉陪。”

    “孩子也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