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童话梦乡(五)

作品:《【西幻】侍魔(SM、剧情H、重口黑暗向)

    忘情的性事一直持续到夜间,沉溺在情欲中的两人紧拥在一起在草地上翻滚,肆意宣泄着心灵与肉体的爱意,直至在高潮中筋疲力尽才心满意足地停下来。
    卡丹西气候温暖,柔和的夜风轻轻抚过还沾着汗水的皮肤,舒服得让人昏昏欲睡。科洛尔躺在草地上,将尤金娜搂在怀中轻轻蹭着她的颈窝。刚刚画完的画已经在交合中糊成一团,将两人身上染得不成样子。不过这点小事不足以影响他的好心情,他们有足够长的余生可以在一起,他可以用一生的时间去给她画画。
    “尤金娜……”他惬意地半闭着眼睛,感受着怀中让人安心的体温,迷迷糊糊地呢喃着,“我不会再放开你了。”
    “再?”耳边传来少女略带疑惑的声音,“为什么要说‘再’?”
    轻轻的一句话让科洛尔全身一个激灵,心脏猛地揪紧,倒吸一口凉气睁开了眼睛。纷乱的记忆在一瞬间涌入大脑,猩红的血色在视野中蔓延开,凄厉的惨叫声像尖刀一般搅得他头痛欲裂,大叫一声从桌上弹了起来。
    屋里静得可怕,只有座钟单调的咔嚓声混合着他粗重的呼吸在回响。桌面上堆着杂乱的文件,原本披在他身上的外套从肩膀上滑落下来,堆在了他和椅背的缝隙间。
    房门的把手处传来一声轻响,头发花白的老管家从外面探出半边身子:“少爷,您醒了,又做噩梦了?”
    “梦……”科洛尔愣愣地看着那位从小照顾他长大的管家,一时有些恍惚,“又是梦吗……”
    自从克里科斯的那件事后,那天在地牢中发生的一切就时常在他的噩梦中重演,血腥气与惨叫声仿佛刻印在了灵魂中,挥之不去。
    他看了看自己的右手,他在睡着时手上还握着鹅毛笔,让掌心沾上了不少墨迹。他还能清晰地记得,在刚才的梦中,这只手还紧搂着尤金娜的身体,指尖似乎还残留着少女皮肤柔软的触感。
    “究竟……哪边才是噩梦呢……”科洛尔仰着头向后靠在椅背上,只觉得眼睛有些发涩,疲惫地用手臂盖住了脸。如果当初他能够再勇敢一点,那一切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老管家静静站在一边,一言不发地看着眼前又陷入了颓丧的年轻人。
    卡丹西的城主费尔南多侯爵公务繁忙,到了中年才好不容易有了一个独子,被他视若珍宝,恨不得把全天下最好的东西全都给他。科洛尔子爵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长成了一个英俊有为的帅小伙。
    优渥的家世与出色的才能让这个充满活力的年轻人无论走到哪里都如同太阳一样光芒四射,深受所有人的喜爱,他本以为他会这样一直无忧无虑下去,直到他去了克里科斯……
    初到那座冰雪之城时科洛尔还曾兴冲冲地给家里写信,说遇上了让他怦然心动的姑娘,在不久后,便会带着他美丽的新娘回家。可没过多久,便传来了克里科斯城发生血宴惨案,整个城市的上层几乎被屠杀殆尽的消息。
    万幸的是,子爵并没有在那场惨案中受伤,平安回到了卡丹西。但他似乎也把自己的快乐永远埋在了那座遥远的城市,对在克里科斯发生的事缄口不言,整个人失魂落魄,时常从噩梦中惊醒,对从前最喜欢的那些冒险也再没有兴趣。
    费尔南多侯爵自然不能看着宝贝儿子就这么消沉下去,经过多方打探,他大概推断出科洛尔的变化就和制造了血宴惨案的那位魔女尤金娜有关。而尤金娜作为犯下重大罪行的魔女,已经被带往西斯教廷刻下咒印,成为了某位神官的所有物,每日受尽玩弄淫辱。
    西斯与卡丹西相隔遥远,费尔南多的影响力难以干涉到那边。经过一番交涉与运作,他与西斯主教蒂莫西达成协议,由他去劝说卡丹西主教投效蒂莫西,允许魔女入驻卡丹西教廷,事成之后作为回报,蒂莫西会将尤金娜和她的神官派往卡丹西驻守。只要到了卡丹西的势力范围,城主想要关照什么人,教廷也得给几分面子。
    然而他们的交易还没有完成,教廷就暴发了内乱,蒂莫西身死,西斯与圣索兰伤亡惨重,魔女数量锐减,局势乱成了一锅粥,魔女入驻的事也就此搁置了。
    费尔南多眼看着与蒂莫西的约定无法再兑现,只能另辟蹊径,往床上一躺,装起了重病,将城主的一切责任都扔给了自己唯一的继承人。
    科洛尔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就被架上了代理城主的位子,重压之下只能硬着头皮站出来主持大局。这招的效果倒是立杆见影,忙碌起来的子爵没有精力再继续消沉,每天像要把自己填满一般将所有时间都埋进了过去不大感兴趣的政务中。在渡过最初的混乱后,他渐渐将一切导回正轨,将卡丹西治理得井井有条。只是偶尔在听到那位“雪女王”的名字时,他还是会痴痴地望向远方,陷入长久的沉默……
    “查尔斯……”科洛尔保持着仰靠在椅背上的姿势,沙哑着声音问身边的老管家,“你有没有做过让你后悔终生的事?”
    查尔斯对他指的是什么心知肚明,若有所思地垂下眼脸:“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世上有太多的遗憾无法再重来,人生在世,能做的只有继续往前走,做好眼前的事。”
    “做好眼前的事啊……”科洛尔又静默了良久,最终深吸了一口气,揉了揉额头,重新坐直身体,语调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回归节的筹备工作进行得怎么样了?”
    “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只是有两件事出了点变化。”看着子爵的情绪稳定下来,老管家也迅速将自己切换成了工作状态,将早已拿在手中的一份文件递了过去,“西斯来访商队的规模又扩大了,这是新的名单。另外,西斯已经确定,这次的商团会由德洛莉丝侯爵亲自带队。”
    “西斯人为了做生意干劲十足啊。”科洛尔扫视着手中的人员名单,作为原本没有被当成继承人看待的小女孩,那位小侯爵的表现倒是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看样子,他们这次来除了想要抢到最好的货物,还会跟我们谈港口合作的事。交待下去,按规格安排好商团的食宿,货物到了以后给圣索兰王室留一批上品出来,剩下的随他们挑选。至于德洛莉丝侯爵,由我来亲自接待。”
    老管家点了点头,随后神色微妙地变了变:“另一件事,西斯教廷的诺伊斯主教原计划和商团一起来访,去卡丹西教廷考察他们是否已经作好了让魔女入驻的准备。但是前段时间他突然接到了调令,已经动身去往罗塞任职,西斯教廷的一切事务,现在都交由他的侍魔来打理。所以……这次来卡丹西的,是那位‘雪女王’……”
    “啪——”
    尖锐的玻璃碎裂声在房间中响起,科洛尔手一抖,将身边的墨水瓶撞翻在地,摔得四分五裂。
    “少爷!”
    “我没事……”科洛尔摆了摆手,阻止了正打算上前查看的管家。他低垂着眼睛愣愣地看着墨迹在橡木地板上扩散开,脸色发白地低声呢喃:“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
    两年前,教皇颁布了赦令,允许无罪的魔女离开教廷,重归普通人的生活。那赦令让科洛尔仿佛看到了救赎,当即给西斯诺伊斯主教写了一封长信,详细陈述了血宴惨案的前因后果,请教廷顾念尤金娜杀人是迫不得已,情有可原,赦免她的罪,放她自由。
    不久后,他收到了诺伊斯的回信,内容极为简短:
    “已知悉,尤金娜留在教廷是出于自身意愿,教廷尊重她的决定。”
    科洛尔握着那封信呆坐了许久,他也说不清他在期待些什么,是再见到曾经的心上人还是想要一个赎罪的机会。
    尤金娜已经是诺伊斯的侍魔,传言那位主教正直英勇,接连战胜了西斯堕天使与圣索兰暗魔,拯救了两座城的百姓,就像她以前最喜欢的那些故事里的英雄一样。也不知她跟着那位主教今后的生活会不会过得好一点,但不管怎么样,她已经不再需要他的拯救,在她以后的生命里,也不会再有他的位置。
    “你说,我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见她呢?”科洛尔苦笑一声,将目光望向窗外。四年了,不知道尤金娜现在还恨不恨他,但不管再见会是怎样的场面,自己做过的事,总要有去面对的一天。
    他们之间,终该有个了结。